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鹏山博客

http://baop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武松的下流话  

2010-02-24 13:43: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看《水浒》,评价《水浒》人物,特别佩服的人是金圣叹。但是,偏有一处和金圣叹正相反。金圣叹觉得武松是天人,108人中排第一。我呢,是横竖觉得武松不及鲁智深。

只是,那是一种直觉,一直不知道二人到底差在哪里。

后来终于明白了:鲁智深总是搭救女人,武松总是欺负女人。

鲁智深次次救的,都是女人,或是和女人有关的人,从金翠莲到刘小姐到林冲老婆,直至为救玉娇枝而身陷囹圄。

武松次次打的,都有女人,就如我上一期文章中讲到的,从嫂子潘金莲到孙二娘到蒋门神小老婆。

下面,还有更多的女人被他辣手摧花。

张团练替蒋门神报仇,买嘱张都监,设出一条计策陷害武松,诬陷他做贼,一定要害他性命。

好在有施恩父子相救,在飞云浦杀掉押送他的两个差役和两个蒋门神徒弟,沉吟半晌,总觉得不杀张团练张都监和蒋门神,一口恶气难消,便翻身入城。入得城来,进入张都监家,在厨房里,只见两个丫鬟,正在那汤罐边埋怨张团练蒋门神,按说她们不仅无辜甚至怨恨张团练和蒋门神,武松却倚了朴刀,掣出腰里那口带血刀来。把门一推,地推开门,抢入来,先把一个女使头发揪住,一刀杀了。那一个却待要走,两只脚一似钉住了的,再要叫时,口里又似哑了的,端的是惊得呆了。施耐庵到此,还自家站出来评价道:“休道是两个丫鬟,便是说话的见了,也惊得口里半舌不展。”武松手起一刀,也杀了。两个小丫头,一声未吭,横尸灯影。

然后武松又径踅到鸳鸯楼,杀了张都监、张团练和蒋门神,按说,冤仇已报,可是,下得楼来,看见张都监夫人,夫人见条大汉入来,兀自问道:是谁?武松的刀早飞起,劈面门剁着,倒在房前声唤。武松按住,将去割时,刀切头不入。武松心疑,就月光下看那刀时,已自都砍缺了。武松道:可知割不下头来!便抽身去后门外去拿取朴刀,丢了缺刀,复翻身再入楼下来。只见灯明,前番那个唱曲儿的养娘玉兰,引着两个小的,把灯照见夫人被杀死在地下,方才叫得一声:苦也!武松握着朴刀,向玉兰心窝里搠着。两个小的,亦被武松搠死,一朴刀一个结果了。

还不住手,又走出中堂,再寻出两三个妇女,也都搠死了在房里。

武松道:我方才心满意足,走了罢休!

这一瞬间,武松杀了九个女人。

其中最多两个与他的冤屈有些瓜葛:夫人和玉兰。其他七个全是滥杀,而且,都是十几岁的小姑娘。

多少人观众和读者不容我说武松一句的不是,难道他们真的认为这些十几岁的小姑娘都该死?!都应该为了成全大英雄的名声而死?

武松杀人后,逃到张青家,打扮成头陀,继续逃命,逃到白虎山一家酒店里,要酒要肉。

几碗酒下肚,又被朔风一吹,酒却涌上。武松几次三番要店家卖肉给他吃,店家几次三番告诉他店里没肉了。

正在这时,只见外面走入一条大汉,引着三四个人入进店里。店主人捧出一樽青花瓮酒来,又去厨下把盘子托出一对熟鸡、一大盘精肉来放在那汉面前。

武松一看,恨不得一拳打碎了那桌子,大叫道:主人家!你来!你这厮好欺负客人!店主人连忙来解释道:青花瓮酒和鸡肉都是那二郎家里自将来的,只借我店里坐地吃酒。

武松心中要吃,那里听他分说,一片声喝道:放屁!放屁!

跳起身来,叉开五指,望店主人脸上只一掌,把那店主人打个踉跄,直撞过那边去,半边脸都肿了,半日挣扎不起。

那对席的大汉见了,大怒,指定武松道:你这个鸟头陀好不依本分,却怎地便动手动脚!却不道是出家人勿起嗔(cheng)

武松道:我自打他,干你甚事!

完了,这句话一出口,武松的形象就完了。

这句话直接否定了他自己标榜过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路上见到的不平,不就是不关自己的事?

如果照这样的理论,镇关西欺负金翠莲,小霸王强娶刘小姐,高太尉陷害林教头,他们都可以对着“管闲事”的鲁智深大喝一声:“我自害他,干你甚事?!”

殷天锡打死柴皇城,再打柴进,疑似宋江抢走刘太公女儿,他们也可以对着李逵大喝一声:干你甚事?!

一部《水浒》,被武松这八个字,抹杀了。

梁山大旗上的四个字“替天行道”,被武松这八个字,抹黑了。

我们知道,武松在调戏孙二娘和蒋门神的小老婆的时候,说过很多的下流话。

而此时说出来的这八个字,是更加下流的下流话。

 

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被屠杀纪念碑上,一个叫马丁的德国新教神父留下了沉痛的忏悔之语: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这段话的意思就是:

他自杀共产主义者,关我甚事?

他自杀犹太人,关我甚事?

他自杀工会会员,关我甚事?

他自杀天主教徒,关我甚事?

 

这样的下流话,现在人人在说。

杀人者以此为天理,软弱者以此为躲避。

大家一起造成一个无天理的下流世道。

  评论这张
 
阅读(81572)| 评论(2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