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鹏山博客

http://baop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说孔子》连载 第十一章:反对极端道德 [0…  

2009-06-18 15:39:00|  分类: 《说孔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孔子》连载 第十一章:反对极端道德 [0… - 鲍鹏山 - 鲍鹏山博客

 

 

现在我们可以回过头来,看看前面孔子跟叶公讲到的父子之间关系的例子。叶公说:“我们这个地方的人很正直,父亲偷了羊,儿子去告发。”孔子说:“我那个地方的人更正直。父亲有错了,儿子帮着掩盖;儿子有错了,父亲帮着隐瞒。”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到底谁的境界更高。

 

法律的公正是一种价值,父子的天伦亲情也是一种价值,两个都是正面价值,两个的价值又都很重要。一边是法律要公正,一边是父子的天伦亲情要保护。如果二者必弃其一,我们要抛弃什么?留下什么?叶公取了法律的公正;孔子取了父子的天伦亲情。

 

到底哪一点更重要?

 

显然父子的天伦亲情是更基本的价值,更需要我们的保护。这是因为,天伦亲情是人类最原始的价值,是发自人类内心最深处的价值。这种价值一旦被破坏了,社会最基本的细胞都要被破坏。所以孔子反对破坏人伦亲情去维护法律公正。孔子认为,父子亲情,天伦关系是更为根本的一种价值。这种价值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不能被损害。

 

一两个案件错判,或者,一两个案件没法判,会不会影响到法律整体的公正?不会。我们能够保证所有的案件都能够得到公正的审判吗?不能。我们只要有一个“不断地追求公正”的原则就可以了。但是让儿子去告发父亲,哪怕就一次,也一定会损害人伦亲情。所以孔子选择了让儿子为父亲掩盖。这是第一。

 

其次,法律的公正还可以谋求其他实现的途径。老子偷了羊,儿子不告发,法律还可以找其它证据,最终也可以将偷羊人绳之以法。因此,没有必要逼着儿子出来作证。所以现在的法律有回避制度。凡有直接关系的人,他们的证词,无论是证实还是证伪,都不算数。这是一种非常好的制度,它避免了我们会碰到尴尬的境地。

 

后来,孟子被人问过一个相似的问题。一个叫桃应的人问:“舜做了天子,皋陶做了他的司法官。假如舜的父亲瞽瞍杀了人,舜会不会阻止皋陶判他父亲的罪?”

孟子说:“舜不会阻止皋陶去判他父亲的罪。因为皋陶是司法官,司法官的职权就在那个地方,他有权去审判一个杀人的人。”

 

那是不是舜就可以袖手旁观,看着他的父亲被判有罪呢?舜应该怎么办?

 

孟子接着说:“舜在晚上,跑到监狱里去把父亲背起来逃走,逃到海边去,高高兴兴地和父亲生活在一起。他宁可不做天子,也要维护自己和父亲的关系。”(《孟子·尽心下》)

 

这是孟子的选择。

 

对于一种现象,我们不能简单地用一种价值来作判断。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事情,只有从多方面去观察分析,才能得出一个正确答案。任何东西都不能绝对化。孔子和孟子在这一点上,给我们作出了典范。

 

实现正义,维护道德是对的,但是用极端的手段来实现正义,维护道德,就是错误的。因为一切极端的手段,一定是隐含着对另一种价值的破坏,而且其破坏性,往往指向更原始的更基本的价值。

 

所以,我们可以说,圣人就是明察秋毫的人。《说苑·察微》中讲道:“孔子见之以细,观化远也。”孔子能在细微之处发现问题,能够看出这个世界上很多变化着的东西。从孔子对子贡赎人,子路救人,曾子孝顺等事的处理态度可以看出,孔子就是在这些细微的地方,见出了大问题,在我们都认为正确的地方,看出了潜在的巨大的危险。

  评论这张
 
阅读(5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