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鹏山博客

http://baop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转百家讲坛吧的一篇文章:《鲍鹏山新说水浒…  

2009-06-01 17:18:00|  分类: 最新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肖  能 

    鲍鹏山在央视百家讲坛开讲《水浒》,随之出了书。
    最近,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些文章,讨论《鲍鹏山新说<shuihu>》新在哪里的问题。
    我也谈谈我的看法。
    我以为,“思想”正是鲍鹏山新解《水浒》的切入点。也就是说,鲍鹏山是从思想的高度来反思《水浒》的。
   《水浒》的作者以极大的热情描述了个人意志伸张的快感,因此讴歌武力,支持复仇,主张反抗,这些行为不可避免地要针对权力、挑战既定秩序,为了肯定这种做法的正当性甚至提出“替天行道”的口号。
    不过,鲍鹏山注意到个人和权力相合的一面。
    当武力屈服于权力时,道的内涵也就由行侠转向尽忠,侠义变成了忠义。比如像武松这样铁骨铮铮的好汉,一直以来其形象被定格成英雄。凭赤手空拳就打死猛虎的雄风壮采显示出他的勇猛绝伦;凭一己之力向买通官场上下的西门庆复仇显示出他的不甘欺凌;面对恃强凌弱的蒋门神,豪迈宣称“凭着我胸中本事,平生只是打天下硬汉、不明道德的人”,显示出他伸张正义的气概。这些方面的确合乎一个英雄的标准。但鲍鹏山敏锐发现武松英雄气概背后所掩藏的卑琐气息。被阳谷县的县令提拔为都头,就鞍前马后效劳左右,甚至护送县令搜刮来的宦囊去京师。被张都监稍假以颜色,就心甘情愿侍奉跟前。甚至在十字坡遇上张青,还不忘自称“都头”,把一个微不足道的芝麻小官当成生命里最值得夸耀的成就,让我们看到武松高傲下的可卑及可悲。
    鲍鹏山不是以此来颠覆武松形象,制造噱头,耸动视听,恰恰是通过肯定武松的英雄气质来指出连一个英雄也难逃卑琐的可悲现象:传统社会中无孔不入的权力渗透对人性的束缚和摧抑。以往人们都醉心于武松的勇武豪爽,武松的慷慨复仇,武松的打抱不平,武松的行侠仗义,但很少发现这些表现都是在权力缺位的空间中完成的,一旦权力介入、予以武松必要的亲近和拉拢,他就不由自主改换了模样,有些受宠若惊,有些奴颜媚骨。连武松这样刚烈的英雄也不免如此,更何况是杨志倾力为梁中书护送生辰纲,更何况是林冲在高太尉的倾轧陷害下不得不连连退让,又更何况是陆谦这样的小人毫不犹豫地抱高太尉的大腿而放肆出卖好友。在这个视角下鲍鹏山发现了病态社会里根深蒂固的症结:权力让小人更加小人,让英雄不那么英雄。很大程度上,人的矮化、弱化、恶化都是由权力造成的。制度赋予的权力和权力保障的制度交织在一起,紧紧裹挟和绑架着人,让人不得不矮,不得不弱,也让有的人不得不恶。这是一个简明的事实,遗憾的是很多人拒绝承认。不但拒绝承认,甚至加以掩饰。通过分析和解剖武松及相关人物,鲍鹏山揭示出权力异化之下人性的复杂多样。这是鲍鹏山解读《水浒》的一个独特视角,也是“新说”之所以为“新”的地方了。
    此外,还值得注意的一点是鲍鹏山对极端道德的批判。不是批判道德,而是批判道德的极端化。梁山好汉大部分来自社会底层,也有他们认可和维护的道德准则——“义”。对义的极端推崇甚至助长了暴力的不正当使用,比如李逵为逼迫朱仝上梁山不惜残忍杀死由其照料的知府年仅四岁的小孩子;甚至助长了歧视、侮辱女性的态度,《水浒》一书中最具有女性特征的几个女性都是用以佐证英雄有义的材料。因此,道德的极端化倾向一方面掩盖了道德维护者可能的恶,另一方面也不容易以宽容和谅解的态度对待复杂生存境遇下人心的异态。鲍鹏山用“明于知礼义,陋于知人心”来概括传统文化中的这一弊病。所以在潘金莲和武松纠葛时对武松盲目操起道德的大棒来掩盖自己的窘迫做出了既细致入微而又合情合理的分析,这不是为潘金莲翻案来哗众取宠,而是对道德极端主义的严肃批判。我们的传统文化一直以伦理道德为中心、为主干,很多人也以此自诩,视为精髓。殊不知道德如果走上极端的道路再加上无限推崇个人武力,将诱发道德的狂躁症而以简单粗暴的方式割裂人世间的多重多样,这是值得警惕的。从梁山好汉们大义凛然的行径中拈出道德极端化的内在倾向,也是鲍鹏山说水浒的新意所在。
   在我看来,对异化权力和极端道德的剖析和批判是《鲍鹏山新说水浒》中一以贯之的中心,如果说以往的评论者(包括金圣叹)更关注《水浒》状人叙事、谋篇布局的技巧,或者纠缠于好汉们的反抗精神、阶级属性,那鲍鹏山则完全撇开,从人性——不是抽象的,而是特定境遇下的特定表现——去审视和分析,这也为我们观照和反思自己的生存状态提供了一个历史的视角。
    从情节——细节——人性——国民性(集体无意识)——制度和文化的批判,鲍鹏山在不少场合讲到了他的新说水浒所遵循的思想理路。我认为,这是一条非常新的思路,并且,通过这条思路,鲍鹏山确实发现并揭示了很多前人没有发现至少没有说出的历史和文学真相。从这一个角度说,《鲍鹏山新说水浒》确实是“又一个世纪的《水浒》”,是我们这一个世纪对《水浒》的新读。
    鲁迅先生曾经很感慨地说,读我的文章需要对世道的了解,而中国的读书人,恰恰不大懂得自己所处的世道,所以,他们往往读不懂。读鲍鹏山的书——他的一系列著作,包括这本读水浒的书——也是需要读者对自己的世道:对历史、对我们的文化传统和现实社会有所了解的。
  评论这张
 
阅读(5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