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鹏山博客

http://baop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日常生活中的逻辑(十一)韩愈、黑格尔和阿…  

2009-01-21 08:52:00|  分类: 日常生活中的逻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常生活中的逻辑(十一)韩愈、黑格尔和阿… - 鲍鹏山 - 鲍鹏山博客   

 

   对事物作判断,主要有两种:真伪判断与善恶判断。前者为事实判断,后者为价值判断。事实判断判定一物是否存在(是否为真);价值判断判定一物是否有正面价值(是否为善)。两者对象与目的既不同,当然也就不可相互取代。我在《孟子的逻辑》一文中已提到过,孟子用价值判断代替事实判断,以及这种做法会产生及已产生的恶果。那么,反过来,坚持事实而不论是非——用事实判断来取消价值判断,放弃我们的良心、良知与正义,与一切事实妥协,向一切事实投降,甚至为之鼓吹,对之赞美,会如何呢?

   应该说,这种做法,我们也颇有传统。我们先来看几个例子。

   《史记·酷吏列传》:杜周是武帝时代的有名酷吏。汉武帝痛恨的人,他就想尽办法陷害他;汉武帝想宽恕的人,他就把案子搁下,慢慢为他开脱。有人质问他:你为天下掌握公平的法律,却不依照公平的原则办事,而是专门按皇上的意愿来断案。难道可以这样胡作非为吗?杜周回答:法律出自哪里?前代君主所认可的就是律,当今皇上认可就下为令。一切本来就应该以当时的意愿办,哪有什么不能改动的法?

   仍然是权力逻辑。谁有权,谁就具有法律的权威。只有事实(谁掌权),而无价值(公平的法)。

 

   《汉书·公孙弘传》:公孙弘做了汉武帝的丞相。他奏事,即便认为皇帝的意见不对,也不肯争论,而是顺从。他在下面与大臣们拟定好一些意见,到武帝面前,全都背叛了大家,而顺从武帝。直率的汲暗忍无可忍,当着武帝的面,揭露他:齐人(公孙弘是齐人)太狡诈而不讲交情。一开始就是他与我们拟定这些意见的,现在又全背叛了。他不忠!

   武帝一听,也觉得这样太过分,就问他是怎么回事,他说:

       夫知臣者以臣为忠。不知臣者以臣为不忠。

       上然弘言。

   这里涉及到对“忠“的理解。在公孙弘看来,不存在一个“忠”的的价值,而只有一个“忠”的事实:让皇上老儿高兴,就是忠。你以为还有什么别的对“忠”的价值估定吗?

   武帝何等明白?他认为公孙弘说的对,做的对。他对他越发信任了。

   这公孙弘的混帐逻辑,为中国历代官僚心传之护官符。发展到韩愈,韩愈以古文家的大手笔,概括提炼为一句政治口号:“天子圣明,臣罪当诛”。——天子永远是圣明的,臣下永远是错的。天子为什么圣明?因为他是权力顶峰。这是一个权力事实,权力事实最容易变为价值正号。而没有权力的人,或处在权力之下的人,都自然是价值负号。两人在一起,谁权力大,谁就是价值正号,谁权力小,谁就是价值负号。位子越高,权力越大,便越圣洁,道德越高尚,能力越突出。处长定比科长高明,厅长又定比处长高明,依次类推,最高明者当然是天子。天子既然高明了臣罪自然就当诛了。这样,权力之存在就不仅是一个事实,而且还天然地附带了价值——不,权力事实本身即价值。

   这是君主独裁政体在理论上的化身,那么,天下一切人供奉于他,为他而生,为他而死,便也“义”不容辞,顺理成章——他有权力在握的事实,人民便有为之牺牲的价值观——“义”。

我们看看黄宗羲是怎么谈这个问题的。他在《原君》一文中,认为那些君主们是:

以为天下利害之权皆出于我[事实],我以天下之利尽归于己,以天下之害尽归于人,亦无不可[价值认可]。使天下之人不敢自私,不敢自利,以我之大私为天下之大公。始而惭焉,久而安焉。视天下为莫大之产业,传之子孙,受享无穷……

是以其未得之[指天下]也,屠毒天下之肝脑,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博我一人之产业,曾不惨然,曰:“我固为子孙创业也。”其既得之也,敲剥天下之骨髓,离散天下之子女,以奉我一人之淫乐,视为当然。曰:“此我产业之花息也。”然则为天下之大害者,君而已矣!

   黄宗羲在这段文字中,无意之间揭示出了权力事实向价值认定转化的过程。这个过程既是一个逻辑过程也是一个时间过程。逻辑过程是:既然天下利害的大权都归君主掌握,那么,合乎逻辑地就推导出,君主必有权把一切利归于自己,把一切害推给别人,这里,“有权这样做”,便不经意地包含着“有道理这样做”,前者为事实,后者为价值,价值成了事实的婢妾。

   时间过程是:“始而惭焉,久而安焉。”事实判断代替价值判断确实需要一个时间过程,这个时间过程就是奴化的过程。一开始,价值判断还没有完全丧失,对自己过分自私自利的做法,君主们还有一些良心法则,所以,有些“惭”,渐渐的,习惯成自然,价值判断因与权力欲望冲突而被有意识的搁置与遗忘,一种新的、权力社会中的“价值观”产生出来:有权即有理,强权即公理,于是,良心也就“安“了——他们屠毒天下之肝脑,“曾不惨然”,敲剥天下之骨髓,“视为当然”,只有权力而没有价值的社会,可不就是人间地狱!

   这里需要特别提出的是,认为君主们这样做“亦无不可”,而“安”于这种状况的,不仅是权力阶层,而且还是无权阶层。奴隶主的道德观价值观也就是奴隶的道德观价值观。这也是鲁迅先生《聪明人、傻子和奴才》一文中揭示出来的沉重话题:奴才虽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但他却是这个社会秩序的坚定守卫者。

   对事实判断取代价值判断作最经典最哲学意义上概括的,是黑格尔。他有一句名言:

       凡是存在的,都是合理的。

   他是逻辑学大师,他著有逻辑学专著。可他的这句话和红眼睛阿义的逻辑水平差不多。

   红眼睛阿义是鲁迅小说《药》中的牢头。他看守牢房,牢房中关着夏四奶奶的儿子夏瑜。

   他去探夏瑜的口风,看有没有什么油水可榨。没想到夏瑜那么穷,他什么也没捞到(后来夏瑜临刑前,他扒下了夏瑜的衣服)。而夏瑜还要跟他讲道理。

   夏瑜跟阿义说:“这大清的天下是大家的“。

   阿义便给了夏瑜两个大嘴巴。后来刽子手康大叔把这细节带到华老栓开的茶馆,茶客们都认为夏瑜疯了,并对阿义由衷赞美:“义哥真是一身好拳棒,这两下,够他受的了。”

   夏瑜和阿义用的是不同判断:

   夏瑜用的是价值判断:大清的天下现在由皇帝控制着,但应该是我们大家的。

   他是用价值挑战几千年既成之事实。这就是革命。鲁迅写的就是那场推翻帝制的革命——辛亥革命。

   阿义用的是事实判断,并且以之取代价值判断:大清的天下既然是皇帝控制着,它就应该是皇帝的。谁想造反,我就揍谁。

   我一直反感孟子式的用价值判断代替事实判断,他使我们没科学。但自从夏瑜挨了阿义两个嘴巴之后,我又觉得,光有事实判断而无价值判断,或用事实判断来封杀价值判断的嘴巴,尤其可恶——它使我们没正义。没科学导致我们对自然的认识停滞,没正义却导致我们的社会前进停滞,我们总不能永远呆在帝制时代。

   以事实判断代替价值判断,往往是甘于做奴隶的人的精神符咒。如果我们也要等到到了监狱中再想起来给牢头们补课,我们还会挨上响亮的嘴巴。

按老黑格尔和小红眼睛这一对“红与黑”的逻辑,我们可以搞出这样一组连续推理:

   大马路中间有一块大石头(事实)

       凡存在的都是合理的

       所以大石头不必搬去。(结果)

 

 

       有很多车已经撞翻在大石头上了(事实)

       凡存在都是合理的。

       所以,撞毁了很多车是正常的(结果)

   

      撞毁的车堆在一起已经堵死了路。(事实)

      凡存在的都是合理的。

      所以此路不通,我们不走路好了。(结果)

   知道我们社会为什么不进步,有时反而退步了吧。知道我们为什么总是路越走越窄了吧。

   我们有着一道奴隶的精神符咒。那就是用事实判断来取代价值判断。

  评论这张
 
阅读(53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