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鹏山博客

http://baop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日常生活中的逻辑(十):刘邦的逻辑  

2009-01-20 14:49:00|  分类: 日常生活中的逻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常生活中的逻辑(十):刘邦的逻辑 - 鲍鹏山 - 鲍鹏山博客

而刘邦的胜利,则正在于他逻辑的正确。

刘邦比项羽,智力上高出一截。

所以,项羽要与刘邦单挑,而刘邦说:我宁愿和你斗斗智。

在会稽浙江见到秦始皇,冲口而出:“彼可取而代也!”

这话说得很绝对,内涵外延明明白白,就是要舍得一身剐,要把皇帝拉下马。没一点掩饰和含糊。

所以,项梁一听,赶紧捂住他的嘴:“小祖宗!可别胡说,这可是灭顶的大罪!”

刘邦在咸阳,看到秦始皇,说:

大丈夫当如此也!

这话与项羽那话,实际上表达的是一个意思。唐代罗隐说,这都是“英雄之言”,是觊觎人家的江山与享受。但仔细分析,两人的余地可不一样。刘邦说话,总是留有余地的。万一有人告发,把他抓起来审讯,他是能为自己辩解的。所以,不用捂他的嘴。

假如我是他的律师,又假定秦始皇的法庭中也能有律师的话,我也就这样为他辩解:

大丈夫当如此也。

首先说大丈夫。

谁是大丈夫?

只有当今圣上才是大丈夫。

所以,只有他才当如此也。

我刘邦不是大丈夫,是小丈夫。

全国老百姓都是小丈夫。

(秦不是把老百姓都改称为黔首了吗?黔首,就是风吹日晒黑不溜秋的人,就是小民,小民不就是小丈夫么?)

所以,大丈夫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当今的始皇帝。

再说“如此”。

如此——就是像这样排场,奢华,享受。

修阿房宫,筑陵寝,搜刮天下以奉一身,

既是大丈夫,就应该如此。我不是说:“当如此吗?”

皇帝这样威风享乐是合理的,小民小丈夫们没得废话说。

你看,我是在为皇帝的行为辩护叫好。

瞧,还让他拍上了马屁。最后不但不能定他罪,判他刑,冲他为皇上叫好,堵天下无知百姓的嘴,还得封他一个官。这是何等的高手?

他高明的地方还多的是。

他抢占关中,还派兵把住函谷关,不让项羽率领的诸侯兵进关。惹得项羽大怒:难道我们浴血奋战,就便宜你这小老儿?项羽破关而入,驻扎在新丰鸿门,并发誓第二天一早就进攻刘邦,把这算盘精灭了。

项羽的叔父项伯为了要救在刘邦手下的张良,把消息泄露给了刘邦。刘邦很快就合计出来了:在战场上必败,在酒场上或有胜算。于是在项伯的斡旋下,他第二天一早到项羽军营中道歉。

我们看他是怎么说的:

臣与将军戮力(并力)而攻秦(我们是战友,不是敌人——把自己独占函谷关的意图轻轻盖过)

将军战河北,臣战河南(一南一北,避实就虚,好象两人功绩相等)

然不自意能先入关破秦(“不自意”,连自己都没想到,也没想过,把自己蓄谋已久的野心又轻轻掩起)

得复见将军于此(战友重逢,两军胜利会师,应该共同把杯,共庆胜利)

今者有小人之言(作试探)

令将军与臣有隙(小人“令”项羽误解刘邦,刘邦无辜,小人可恶,项羽听信谗言,亦难辞不察之咎)

这哪里是道歉?这分明是以退为进,反咬项羽一口。

果然,项羽一听,惭愧万分。说:

此沛公左司马曹无伤言之。(项羽被刘邦咬住,欲挣脱刘邦,便抛出了曹无伤。即此一言,便知项羽已处在被告位置,为洗刷自己而不择手段,方寸已乱。而刘邦则有意想不到收获:不仅自己无罪了,还找到了内部异己分子,并得而杀之:刘邦回军后,“立诛杀曹无伤”)

不然,籍何以至此。(项羽只想把致错原因推给别人,却逻辑在先地彻底承认了自己的错误)

这一番对话,刘邦是以退为进,大获全胜,项羽是似进实退,步步为营却又不免捉襟见肘,左支右绌。最后,刘邦全身而退,全胜而退,揭开楚汉相争的序幕。

 

还有更绝的。

楚汉相争已数年,项羽越打越没信心,越打越急噪。他使出了很天真的一招:在两军阵前,把刘邦的父亲推了出来(刘邦的父亲刘太公是在彭城大战时被项羽俘虏的),油锅里的油已煮开。项羽对刘邦恶狠狠地说:“现在你不赶紧向我投降,我把你老子烹了!”

项羽什么事做不出来?二十万人把都敢活埋,况一个死对头的老子?看来刘邦别无选择:要不投降,要不就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子下油锅烹炸了。以我们的心智,是没有别的法子的。

但刘邦是何等英雄?但见他坦然一笑:

吾与若约为兄弟(我俩曾约为兄弟)

吾翁即若翁(那我的父亲也就自然是你的父亲)

必若烹而(你)翁(你一定要烹你的父亲)

则幸分我一杯羹(希望你给我一碗肉汤喝)

 

绝了!

他的这番话,太公的身份有几次大变化:刘邦的父亲——刘邦项羽共同的父亲——项羽的父亲。看,最后,项羽绑在油锅前的,竟是项羽自己的父亲,而与刘邦毫无关系了!为了表明这一点,表明自己对油锅边老头毫不关心,还向项羽请求:分我一碗肉汤喝喝?怎样?

项羽大怒。他除了大怒外,还能表示什么呢?他碰到了一个无赖,这无赖不按牌理出牌,却出奇制胜;他碰到了一个小人,但却是个懂逻辑的小人。逻辑毫无感情,它不怕别人发怒。

 

  评论这张
 
阅读(6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