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鹏山博客

http://baop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日常生活中的逻辑(七):我父亲的逻辑  

2009-01-15 17:32:00|  分类: 日常生活中的逻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父亲是农民,我当然也就是。农民有农民的活计,我从小就跟着父亲做,很多农活都在父亲的严(严厉)传申(申斥)教下学会了。可惜后来到了城里,在大学里教书,评教授时这些技术都不算数。我还得去写叫“论文”玩艺。我知道我父亲的脾气,若他知道现在流行的“论文”是这种看起来一大泡却不肥田的“牛屎”,他定会拧着我的耳朵让我还是回去种地——我小时候拾粪,有时实在拾不够一筐,偶尔也用一大泡牛屎冒充,我父亲对此深恶痛绝,每发现,总要严惩。我父亲念过私塾,读过《幼学琼林》、《千家诗》之类,能背《论语》,还背得不少古诗。我的古文兴趣,最初也从他那儿启蒙。我为生产队放牛,晚上骑在牛背上回家,他一见,就跟我背:“牧童归来横牛背,短笛无腔信口吹。”只可惜我嘴上叼的不是笛子,而是一根黄瓜,还是从二表婶娘家的地里偷摘的。晚上在月下乘凉,他兴致好时,也给我们背“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我父亲性情暴烈,不会背“轻罗小扇扑流萤”之类,这一类是后来我的两个哥哥给我背的,还有讲解。我父亲还会对对子,象“此木是柴山山出,因火成烟夕夕多,”还加上他杜撰来的一些与之相关的“本事”,生动有趣。

 

   前几年我回老家,我父亲竟然牵头在一条路口修了一间小小的观音庙。一个小小的观音局促地坐在两三平方的小“庙”里,竟有不少人在那烧香叩头。春节贴春联时,父亲让我也给这观音写一副。我虽同情这观音住房狭窄,愿为她广为招徕,但我哪知道如何给这样小小的观音写春联,要我写篇“论文”骗骗她倒还行,我几个月前才用“论文”骗了个副教授,手艺还不生。我父亲见我木讷在那儿,便张口来了一联:庙小无僧风扫地,天高有月佛前灯。我是非同小可地—惊,好一个清静世界!这副联他以前可从未说过!

 

   还有一次,我肚子痛,他背我去村卫生所,那里的老中医正在夏日的竹荫下读《千家诗》,我父亲一见,便也忘了我,与他一起边读边叹赏不已。他当时背出的一诗我一闻即记一记便永不再忘:

 

昼出耘田夜绩麻,村庄男女各当家。

童孙未解供耕织,也傍桑荫学种瓜。

 

   那时我是小学三年级。后来上了初中,学校离我家只有二百米,我是全校数百名学生中离学校最近的学生,可我天天迟到。因为学校要我们天一亮便到校早读,可我父亲要我先拾一筐粪再上学。班主任张老师了解到这个情况后,便来家访。

 

   老师:鲍鹏山每天都迟到,据说是您让他早晨起来去拾粪。

 

   父亲:是的。他必须拾一筐粪才能去上学。

 

   老师:拾完一筐粪再上学,就要迟到了。

 

   父亲:那他可以起得早一点嘛。(说到这里,父亲看了我一眼。我此时正扛着大海碗呼啦呼啦地喝菜粥——家里穷吃不起干饭噢!)

 

   老师:不可能!拾粪要等天亮才看得见,可天一亮我们就早读了。

 

   父亲:那我不管。反正他得先拾一筐粪才能去早读。

 

   老师:(有点急。但我父亲在当地颇有民望,老师不敢太冲动。)你这是不……(我估计他要说不讲理,但忍了半天,换了个词)不可能嘛!天亮才能拾粪,天亮就要早读。你看,你看(他摊开手,求饶似的望着我父亲。)

 

   父亲:那我不管。反正他得先拾一筐粪才能去早读。

 

   老师:……

 

   我在家排行老三,我大哥已高中毕业,现当着村民办教师,一个月十块钱。二哥正读高中。那时还没有恢复高考,上到高中就是到了顶了。因为我家孩子都读书,所以几乎是全生产队最穷的。每年超支一大堆。大队书记便到我家做我父亲的工作。

 

   大队书记:“你这几个儿子都读书,有什么用?读到高中还不是回来做农活?家里穷成这样,生产队每年你家超支最多。让他们回来挣工分!”

 

   父亲:“我跟我几个孩子讲过的,只要你们有本事念,我一个一个都让你们读到高中毕业。现在老大高中毕业了,能不让下面的念?做老子的还能说话不算数?”

 

   大队书记:“那生产队超支怎么办?”

 

   父亲:“生产队超支都记着帐,我背着,慢慢还。砸锅卖铁我也要让孩子念书!”

 

   大队书记:“念书到底有什么用?还不是回来做农活?”

 

   父亲:“你甭管。反正我说话要算数。”

 

   后来,大队书记召集全生产队开会,不点名地骂我父亲脑瓜是茅缸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这是那时报纸上常见的骂人的话。但我父亲毕竟有民望,他不敢硬来,骂过了也只能作罢。

我父亲就凭他这简单的逻辑,让我们兄弟三人都读到了高中,后来高考恢复了,又都读了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58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