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鹏山博客

http://baop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00152]">《说孔子》连载 第八章:政治家<2> [00152]  

2008-08-31 10:29:00|  分类: 《说孔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堕三都是孔子在公室微弱、权力下移、政局动荡不休的形势下,试图加强公室以实行国家的安定与统一的重要一环。堕成的失败,说明强公室的任务不能依靠“三桓”去实行,而鲁侯也无力实现它,这使孔子陷入极度的苦闷之中。

 

   堕三都,实际上是与虎谋皮。孔子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达到这样的结果,已经是非常成功。

 

   但是,堕三都引起孟孙的反对和季孙、叔孙疑虑,也说明孔子已失去鲁当权贵族的信赖。孔子的内忧加重了。

 

   孔子“行摄相事”之初,与季桓子关系尚好。史籍称孔子“行乎季孙,三月不违”,也说明他们合作的不坏。但季桓子一当觉察堕三都有损于即而利于公室时,便立即警惕起来。他回想鲁昭公时公室与先父季平子之间的那场拼斗,其情景犹历历在目。昭公死后,季平子出于旧怨,把这位国君的坟墓葬在鲁公墓区道南,同道北的鲁先君墓隔开。孔子任司寇不久,在昭公墓外挖一条界沟,使其墓与鲁先君墓同在界沟以内的墓区而合为一体。此时,季桓子想起这件事,感到孔子这一举动与堕三都有前后相随的思想联系,因而又增加了对孔子的不快,以至孔子因为公务几次去见他时,他都表现冷淡。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