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鹏山博客

http://baop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说孔子》连载 第七章:鲁国司寇 [00128]  

2008-07-28 10:04:00|  分类: 《说孔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一次,孔子的弟子子张问他说,老师啊,我要准备出去做官,你给我一点教导,我在从政的时候我要注意哪几个方面?孔子说,你如果要从政的话,你一定要注意避免四种恶政,有四种恶政你一定要避免。在孔子给子张提出来的、让他小心避免的四种恶政里面,有三种都跟法律有关,哪三种呢?他讲:

 

   不教而杀谓之虐;不戒视成谓之暴;慢令致期谓之贼。(《论语·尧曰》)

 

   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作为一个执政官,对人民不加以教育、引导,等到人民犯了罪,再加以杀戮,这叫暴虐;人民已经在往邪路上走了,你不告诫他们,不警告他们,等着他把犯下罪行以后,再把他逮起来加以惩罚,这是残暴;很晚才下令制止故意等待人民触犯律条,这叫做贼。后来孟子也讲到过类似的话,他把类似的陷害人民的政治形象地称之为“罔民”——设置陷阱,对人民张网以待。

 

   “无恒产而有恒心者,惟士为能。若民,则无恒产,因无恒心。苟无恒心,放辟邪侈,无不为已。及陷于罪,然后从而刑之,是罔民也。(《孟子·梁惠王上》)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