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鹏山博客

http://baop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说孔子》连载 第六章:政治家 [00117]  

2008-06-26 11:10:00|  分类: 《说孔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看阳货咄咄逼人,而孔子虚与委蛇:你说得对,你说得对,但是没有实质内容。阳货着急啊,我跟你讲了半天,你老是点头,是是是,你到底什么个态度啊?阳货急了就说:

 

   日月逝矣,岁不我与。

 

   时光在流逝啊,你孔子也快50岁了,你还等什么?时不我待啊。

 

   孔子就说,好啊,那我就准备准备出来做官吧。

 

   一场对话就这样结束了。这一段对话,阳货一心要逼孔子出来做官,帮他做事,他的每一句话都咄咄逼人,而孔子的每一句话都是在敷衍。一个急切而带威逼色彩;一个懒洋洋很无奈,却又不能公开绝裂。阳货极刚,孔子极柔,极刚遇极柔,竟让阳货的拔山之力无处施放。孔子没有冒犯他,没有拒绝他,他还能怎样?看起来是阳货处处占上风得寸进尺,孔子是处处退守步步为营,但到最后,阳货大约只能悻悻而退,而孔子则施施(音yī)而还。

 

   这一件事情说明,阳货也觉得孔子该出来了,一般人觉得孔子要出来做官,弟子们也着急了,连阳货这样的人也着急了。所以我们说想起来也是有一点黑色幽默的味道,孔子一生最看不起的就是这些乱臣贼子,“陪臣执国命”,他最讨厌这样的人,他最讲究政治秩序,但是偏偏就是阳货这样犯上作乱的家臣,包括后来公山弗扰,还有那个晋国的大夫范中行的家臣佛肸,一再地向他发出邀请的信号。而他看得起的人,比如说各诸侯国的国君,反而对他熟视无睹,这对孔子来说是一个莫大的黑色幽默的悲剧。阳货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他的才干和他的见识,确实在鲁定公和三桓之上。只不过,可惜的是他的身份只是一个陪臣,他不可能有一个更高远的眼光与政治的理想,所以他和孔子之间没有办法合作,这是孔子的悲剧。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