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鲍鹏山博客

http://baopengshan.blog.163.com/

 
 
 

日志

 
 

《说孔子》连载 第六章:政治家 [00109]  

2008-06-20 16:17:00|  分类: 《说孔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么在鲁昭公祭祖,举行万舞仪式的时候,他把乐队召来,只剩下二佾了,只有十六个人了。按周礼不是六佾吗?应该是四十八个人啊,那还有四佾哪去了呢?原来被季平子调到他的家里去了,季平子家里面本来有四佾,现在加上鲁昭公这四佾变成了八佾,而八佾可是周天子的规格啊。所以季平子这件事情做得实在是太不像话,这个不像话有两个方面:第一,他一个大夫,竟然用周天子的礼仪来祭自己的祖先,这是严重违背周礼行为的。其次,他不仅自己越礼了,而且还把鲁昭公的乐队调走了,让鲁昭公一国之君,连祭祖的仪式没有办法举行,可见这个人当时是多么的猖狂。

 

   季平子不仅如此。周天子祭祀宗庙的仪式举行完毕后,在撤去祭品收拾礼器的时候,专门唱一首歌,这首歌叫《雍》,这首歌有这么两句:“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天子庄严又肃穆,各路诸侯来助祭

 

   三家者以《雍》彻,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论语·八佾》)

 

   可是这个季平子在自己的家里面祭祖的时候,他也唱这样的歌,所以孔子觉得这个事情是又好气又好笑。为什么好笑呢?好气我们可以理解,为什么好笑呢?你想一个大夫,在家里面祭祖,那个歌唱的:天子很庄严,他是天子吗?然后下面还有各路诸侯都来助祭,他手下的只不过就几个家臣,几个小喽罗,现在也好像是诸侯一样,这不很可笑吗?不合适又不和谐,不和谐而又一本正经,煞有介事,便很滑稽,所以孔子对这个事情觉得很可笑,当然更可气,对这件事他说了一句很有名的话:

 

   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论语·八佾》)

 

   这个季平子用天子八佾的舞队在家里面跳舞,这种事情他都干得出来,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这种事情如果我们还能忍,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忍?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